日本力争成为“五眼联盟”新成员

币游国际游戏

2021-05-26

随着美国全力拉拢盟国加强对华遏制,一个重要的组织架构日益频繁地出现在国内外媒体上,这就是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5个国家组成的“五眼联盟。 ”    “五眼联盟”的前身是英美战后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UKUSA(即UnitedKingdom-UnitedStatesofAmericaAgreement)。

  二战初期,通信情报合作在盟军之间几乎不存在。 为了改变这种单打独斗的局面,美英两国于1941年3月达成协议,推动正式建立情报合作关系。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破译日本海军的通信密码。

为此,美国军事情报局于1943年4月派人前往英国,向英国密码人员学习德国“超级”密码的破译经验和技术。 一个月后,双方签订协议,建立情报共享和人员交流机制,以共同应对日本、德国海军的威胁。

  二战结束后,英美两国决定将合作延续下去。 1946年3月5日,为了共同对抗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集团,英美两国签署了“英美防卫协定”,确定共同搜集、分享苏联以及其他“华约”国家有关的通信情报,开启了两国的情报合作。 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和美国国家安全局联合操作,将这一系统以英美两国的国名缩写定名为UKUSA,其机密代号是“梯队”。

  1948年,美国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共同签署了电子间谍网络协议,旨在这五个英语国家联盟间进行情报分享与联合拦截敌国情报。

当年,加拿大加入了该机构,随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于1956年加入。 从那以来这一机构再也没有增加新成员。

70多年来,这五个国家一直秘密或公开地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监听,并且建立了相应的设施。 成员国之间通过持续的、绝密的交换来分享其电子情报。   五眼联盟每份情报不仅标有秘密等级,还标明了哪个国家具有阅读权限。

例如,一份加拿大人才能阅读的情报上会盖上“绝密:仅限加拿大眼睛”的红色印戳:而一份五国都能阅读的情报则会标上“秘密:美、英、加、澳、新眼睛均可”的字样。 在这里,“眼睛”就是国家的代名词。

一来二去,五国情报人员开始在私下交流时使用“五眼”这个简洁的名称,而不是拗口的“美英澳加新情报联盟”。  如今,有一个国家非常迫切希望加入该机构,这就是日本。 今年4月21日,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山上信吾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表示,日本在加入“五眼”的工作上正取得进展,他对未来感到非常乐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这个想法成为现实”。   “我们一直在与澳大利亚以及‘五眼联盟’的情报机构建立具体的联系”,曾任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门负责人的山上信吾表示,“这是确实已在进行的事情,日本政客和官员日益意识到其重要性”。 山上信吾声称,因为这些国家具有相同的“价值观和战略利益”。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罗里·梅德卡夫认为,就利益和能力而言,日本是最佳人选。

  “要说有一个国家对中国有着详尽的了解,那就是日本。

‘五眼联盟’与时俱进是很重要的”。 梅德卡夫声称,五眼联盟接纳日本将为该联盟在东北亚提供一个新的、有价值的支点。 梅德卡夫声称日本拥有相当的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尤其是在对中国、朝鲜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上可以与五眼联盟互补,成为重要的补充。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对此指出,有关“五眼联盟”扩容的传言由来已久,日本确实与许多国家保持高水平合作,但是当前日本想加入“五眼”面临的挑战仍不少。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接纳日本的话,那德国和法国也要求加入该怎么办?其次,此前英国为俄罗斯前特工斯克里帕尔在伦敦中毒事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时,其他北约国家都采取了类似措施,而日本却无动于衷,这显然是日本加入五眼联盟的一大障碍。   《日本经济新闻》编委秋田浩之认为,日本必须加强国内安全机构,确保有能力向五眼联盟的伙伴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如不能承担正式成员国的责任,可能会引发失望和其他成员的不信任。

他还认为,即使日本被允许加入“五眼”,估计也不会马上成为正式成员,更有可能的结果是“5+1”模式。   秋田浩之披露,据美英情报当局人士透露,“五眼联盟”成员国发出极为重要的情报之际,多数是将共享对象限定在四国以内,如“仅限美英”和“仅限美澳”等。

这是为了防止情报泄露。

五国也有在线上自动共享的情报,但其内容机密程度不高。 但日本由于受限于和平宪法的制约,在国内严格限制通信监听,在海外也没有收集情报的间谍机构。 澳大利亚前政府高官曾说过,“日本加入‘五眼联盟’的几率不大。

因为五眼联盟成员之间每天迅速且自动共享英语情报,日本并不具备可以为此作出贡献的情报收集能力。 ”  尽管如此,日本仍非常迫切希望加入“五眼联盟”。

去年刚卸任防卫大臣的河野太郎,在其任内就曾毫不掩饰谋求加入“五眼”的强烈愿望,他甚至认为日本加入该机构不需要通过什么程序,只需要“把椅子搬到他们桌子旁,让他们认可就行了。

”此外安倍晋三今年4月27日也表示,日本应该建立搜集和分析海外情报的机构,这也间接表明了支持日本加入“五眼联盟”的姿态。   日本如此迫切希望加入还机构,除了希望分享相关的重要情报以外,更重要的考虑是此举可以极大增加日本抗衡中国的筹码。

因为目前日本除了与美国签署了《日美安全条约》,建立了同盟关系以外,与另外4个国家并不具有类似的关系,这使日本感到在应对中国迅速崛这一现状时仍深感“底气不足”,因此迫切需要多拉几个伙伴来共同抗衡中国。 而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这一问题上与日本的立场高度一致,因此日本理所当然地希望进一步密切彼此之间的关系。

  由于菅义伟首相目前处于严重的内外交困之中,所以没有余力来考虑这一问题。 因为日本的疫情始终无法得以有效遏制,两个月后的东京奥运会究竟如何举行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日本国民因此对菅义伟的支持率也明显下跌。

但如果今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菅义伟失利交棒,由安倍晋三再度出山或由河野太郎取而代之的话,新政府很可能迅速将这一重要议题列入政府的议事日程中,予以全力推动,届时日本加入五眼联盟很可能取得明显进展。 而安倍和河野等人显然希望通过推动日本加入五眼联盟,来加快日本通过相关立法(如反间谍法)和建立相关机构的步伐,从而进一步推动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  对东亚国家来说,日本的这一举动无疑极为不利于维护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值得密切关注。

来源:中评社责任编辑:黄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