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滦入津:饮水思源情难忘(图)

币游国际游戏

2021-07-02

原标题:引滦入津:饮水思源情难忘(图)  引滦输水大黑汀水库资料图片市水务局提供  1983年8月15日,潘家口和大黑汀水库同时提闸放水,滦河水喷涌而出,引滦入津工程开始全线试通水,历时9个昼夜。   1983年9月5日8时,潘家口、大黑汀水库和引滦枢纽闸依次提起,正式向天津供水;9月11日,甘甜清澈的滦河水流进千家万户。   1983年9月11日,新中国成立后首个跨流域综合性大型水利工程──引滦入津工程正式通水。 西流的滦河水汩汩入津门,津城百姓从此告别了“苦咸水”,喝上了甘甜的清水。 38年来,引滦入津“生命线”见证了津城巨变,为天津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社会繁荣稳定、百姓安居乐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时光倒回上世纪70年代,天津城市生活和工农业用水不足现象日益突出。

到上世纪80年代初,天津已经成为一座极度缺水的城市。

  “首先是因为华北地区水资源严重不足,上游水库供水量逐年减少。

其次,河道汇流逐年减少以至枯竭,造成天津近郊的水库无水可蓄。

此外,社会经济发展使得需水量增加,加剧了水资源供需矛盾。

”曾多年参与引滦调水工作的市水务局水旱灾害防御处处长赵天佑对记者说起了当时造成缺水的主要原因。

  “那时,家家户户提着水桶,在胡同口排队接水。

打回去的水,舍不得用啊!得变着法儿循环利用。 那时候天天提着心,苦不堪言。 ”市民宋女士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不仅如此,为了保障城市居民生活用水,工业用水一压再压,除了保证人民必不可少的食品、副食、粮油加工、医药、发电等行业的生产用水外,全市工业生产完全陷入瘫痪状态。

农业生产粮田不再供水,稻田改旱田,菜田供水减半。 全市各行各业采取限水措施。

  1981年9月4日,市委、市政府的报告直接呈送到中央领导的案头,恳请中央批准引滦入津工程。 9月25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实施引滦入津工程。

1982年5月11日,举世瞩目的引滦入津工程全面开工,直接参建的单位有160多个。 其中,承担隧洞建设任务的天津驻军和原铁道兵部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我们提出了长隧短打、分兵包抄的方案,在引水隧道上方同时开凿15个通往隧洞的斜井,每个斜井到达引水隧道位置后,拐向两边延伸掘进,再加上隧道出入口开辟32个工作面同时掘进,争取宝贵时间。

”时任原铁道兵8师副参谋长景春阳回忆道。   老百姓盼水望眼欲穿。 部队指战员全力以赴,争分夺秒,用4个月时间就完成了15条斜井的开凿任务,做好了施工准备;用1年零2个月时间完成了10多公里的隧洞开挖和衬砌任务,比计划提前了1年多。

  施工高峰期间,包括义务劳动大军和民工的参建人员达到17万人。 各施工工地捷报频传。 1983年8月15日,潘家口和大黑汀水库同时提闸放水,滦河水喷涌而出,引滦入津工程开始全线试通水,历时9个昼夜;1983年9月5日8时,潘家口、大黑汀水库和引滦枢纽闸依次提起,正式向天津供水;9月11日,甘甜清澈的滦河水流进千家万户,天津人民从此告别了喝苦咸水的日子。

  水源充沛了、水质改善了,随之带来了好的投资环境。

工业生产结构和产业布局不断优化,项目纷纷落户天津,为天津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城市水生态环境美化了,海河、卫津河等河道呈现“水清、岸绿、景美”的生态景观;地下水水位大幅回升,地面沉降趋势得到有效遏制。   引滦入津工程共投资亿元,完成土石方3460万立方米,石方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万立方米,使用钢材万吨,木材万立方米,水泥36万吨,设备1776台套。

工程初步计划3年完成,经过奋战,仅用了1年零4个月。

广大建设者更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创造了伟大的引滦精神。

  1984年,引滦入津工程被国家质量奖审定委员会评为国家优质工程,荣获金质奖。

2011年,引滦入津工程被全国土木工程建设行业内组织推选为“百年百项杰出土木工程”。

  进入新世纪,引滦入津工程得到进一步完善和提升,先后完成了引滦水源保护和于桥水库周边污染源治理工程;实施库区封闭管理、南岸移民搬迁、种植结构调整、养殖技术改造、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加强预警监测执法六项举措,有效遏制了库区周边污染源。

  引滦通水38年来,累计向天津安全供水260多亿立方米,与南水北调工程共同构成我市双水源保障格局,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为天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大都市提供坚实保障。

(王音)(责编:崔新耀、张静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