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大燃油管道商向黑客付赎金!来看看80年前我国油田的开拓史

币游国际游戏

2021-05-17

  讯近日,据美国彭博社报道,两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最大的成品油管道运营商科洛尼尔公司(ColonialPipeline)上周五(7日)向东欧黑客支付了近500万美元赎金。 知情人士还称,科洛尼尔公司遭袭后数小时内,该公司就用无法追踪的加密货币支付了这笔巨额赎金。

引发网友热议。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我国石油开采频传捷报,离不开一代代石油人的艰苦奋斗。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抗战时期,我国早期石油人也有一段奋斗的感人故事。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唐诗,仿佛具有穿越时间的魅力。 每每读罢,掩卷闭目,脑海中顿时泛起古战场的杀伐之声、顿感一股萧瑟的边塞之风扑面而来。   实际上,越是好诗,越具有开放的想象空间、多重的阐释性。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样,如果诗歌的解读者换成石油人,那么,又是另一番壮阔的景象了。   “青海”如果是油田,大烟囱喷出“长云”;“孤城”是技术人员的研究所;“黄沙百战”是一代代石油人的奋斗,“穿金甲”是往更深处勘探;“不破楼兰终不还”,则具有多重内涵:  可以是发现新油矿,可以是一项技术闯关,还可以是“清洁油品行动”的胜利,因为我们毕竟不希望“长云暗雪山”,而是要“白云蔚蓝天”。

  早在80多年前的抗战烽火岁月,我们的老一辈石油人,就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为国家奉献清洁的油品而努力了。   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我国严重依赖进口的石油被日本封锁,于是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决定开采玉门油矿。   1938年冬,石油地质学家孙建初率领8个人的骆驼队,到玉门老君庙勘探油田。 大家渴了就吃雪,饿了就啃冻得梆梆的干粮,走了四天,终于在一处河床里发现了流淌着的原油。

  同行的石油采炼专家严爽,带来了蒸汽动力顿钻、德国旋转钻机,打下了第一口油井。

虽然是浅层油,但是抗战时期“一滴汽油一滴血”,大家都十分珍惜。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大家又打了几口油井,打到第四口时,出现了井喷,虽然大火把机器都烧光了,但证明了石油蕴藏量非常丰富。   紧接着,8号油井井喷更大,把地面喷塌了才止住。

原来德国的钻机没有防喷装备,人没法在井喷时关闸门,于是就从美国进口自动遥控防喷装备。   可是要先运到印度,再从滇缅公路经跨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运输,等运到地方,零件都不全了,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最后大家拼凑出两部能用的。   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大家还开了30多口油井。

  炼油的机器没有,就自己做。 没有分馏塔,就想出个创意,用水泵把水从河底打到山上;没有柴油机发电,就焊上两口大锅自己炼;利用温度不同出油不同,竟然依次炼出了煤油、柴油和汽油!  当然,冷却用的水没有温度计量水温,是大家用手去试的。   时不我待,大家就用土法炼油。 等到美国的机器运到了,抗战都胜利了。   由于是土法炼油,所以每天每口油井只能炼1000多桶。 运油的大卡车还要在路上消耗三分之二,比如说运3桶到重庆,到地方就剩下一桶了。

  虽然产量少,但是油品非常好,汽油的硫磺含量非常低,不必处理就能直接用了。

也减少了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排放。

在抗战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老一辈石油人的生态保护意识竟然如此之很强。   老一辈石油人还有一个创意的环保之举,就是用植物油炼轻油。 这也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的例子,结果即清洁了油品,还保护了森林。

  原来,抗战时期日军封锁,造成国外的汽油进不来,国内的植物油出不去,四川军阀刘湘便要砍伐森林。

石油化学家金开英在南京做实验,发现植物油可以炼轻油,便急赴四川开办植物油炼油厂。

  经过金开英团队的研发,不光桐树油,各种菜油都可以炼,可以出来汽油、煤油和柴油。

由于不用触媒,自然分解,再蒸馏,没有不必要的化学成分参与,所以非常清洁,油品特别好。   当被问到还有什么油能炼的时候,金开英自豪地说:“除了酱油,什么油都可以。 ”  这就是老一辈石油人的底气。   老一辈石油人没有条件,创造出条件,还保证了清洁油品,早早树立起生态环保意识。

如今,我们在技术发达、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要在清洁油品行动中取得胜利,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也要继承老一辈的精神,具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底气!(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