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义平:如何认识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

币游国际游戏

2021-05-29

讲座全文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讲的主题是“如何认识中国经济新常态”。

围绕这个问题,我准备讲三个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本次经济工作会议的显著特征;第二个问题是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和看待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诸多特征;第三个大问题是面对新常态,我们应当有新思维。 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显著特征我刚观察了一下,本次经济工作会议大概应该有三个方面的显著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第一次没有提经济增长的速度,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我们不能让百分之零点几的经济增长速度影响我们的思维、影响我们的政策,而且GDP也是一个不能全面反映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的一个概念。 第二个显著特征,这次经济工作会议从战略性、全局性出发,第一次提出了中国经济处于一个新常态,提出要辩证地认识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在这个特征下来思考我们的改革。 第三个特征是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四中全会紧密结合,充分地体现了改革的意向,特别是坚持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

多次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让市场去选择未来的产业取向和产业走势。 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这次经济工作会议的特点。

二、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这次经济工作会议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提出来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处于一个新常态。 这个判断是战略性的。

我们必须正确地认识我们面临的形势、我们面临的任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新常态大概应该包括四个方面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经济增长速度的问题。 在新常态情况下,经济增长再也不会有30年快速发展的两位数增长。 也就是说,快速的追赶型的经济增长速度的条件已经不存在了,那个时候之所以有快速的经济增长,有两位数的快速经济增长,第一是我们的产业空间很大,第二是资源环境的压力不大,第三是我们的劳动力便宜,第四是国际经济形势普遍向好,第五是我们的改革开放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长期被压抑的那种创业的激情、创新的激情、发展经济的激情。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由于产业空间很大,跟着人家后面去做,就可以有两位数的经济增长速度。 这样一个速度,相对的特征是粗放的、是速度型的,现在进入了一个中高速的经济增长阶段,说明中国经济更成熟了,进入了一个稳健的发展期。 实际上发达国家或者说一些现在的发达国家,那些曾经是后发展中国家,通过追赶成为现代的发达国家的这样一些国家,比如说日本、韩国、德国,包括中国的台湾省,都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快速地发展阶段。 法国也是。 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日本也是。

经历了这样一个追赶型的快速发展之后,经济就进入一个稳健的增长期。 这应该说明中国经济发展的层次更高了,而且现在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对应的GDP的总量比原来要大得多了。

实际上,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基本上趋同的,而且都不快,因为它的盘子大了,因为它的质量高了,因为它的效益高了。

所以,辩证地看这个速度,我们的经济是进步了。 如果把它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快速发展的追赶期,第二个阶段是稳健的增长期,第三个阶段是一个成熟的、底子更大的、盘子更大的、效益更高的、速度相对更慢的一个状态的话,我们现在进入了第二个状态。 所以,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新常态问题,看待速度问题。 新常态的第二个特点,是我们发展经济的一系列条件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经济工作会议所高度概括的,首先是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消费永远是推动和拉动经济发展的最终的力量。

原来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消费结构、我们的消费模式,基本上是模仿,基本上是排浪式的,基本上个体特色不是那么明显。 发展到今天,消费结构越来越具有差异化,越来越具有个性化。 所以,消费结构、消费模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要求我们的企业、要求我们的经济政策作出相应的对待。 这是从消费结构来看。 从经济发展的另外一驾马车,从投资来看,我们原来的投资空间很大,只要我们投资什么样的产业,我曾经说,比如说我们原来有很多的白纸,这些白纸都没有写什么东西,我可以用这个白纸写这个东西,用这个白纸写这个东西,用这个白纸写这个东西,现在白纸没有了,传统产业的产能相对过剩,甚至是严重过剩。 李克强总理曾经指出,产能过剩的压力很大,结构调整的压力很大,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要靠投资的话,除了中西部的基础建设,我们必须寻找新的业态、新的产业、新的投资方向。 目前的投资,不是简单的投资,应当说是寻找产业发展方向中的投资。

寻找产业方向应该排在投资的前面,它指引我们投资的方向。

这是第二个特点。 新常态的第三个特点,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们原来加入国际经济一体化,你必须加入国际经济一体化,因为世界上是无疆界的市场。

要加入国际经济一体化的话,就自觉地、自然而然地和国际上的国家,经济就展开了竞争。 以往我们的竞争主要靠便宜这一方面的比较优势,便宜体现在劳动力便宜,体现在环境便宜。 其实我们的经济发展是经济环境的质量这个成本没有充分地估计够。 发展到现在,劳动力不便宜了。 各个国家都走过这么一个特征,当年日本的劳动力便宜,当年韩国的劳动力便宜,发展到后来,劳动力都不便宜。 劳动力相对显得稀缺,稀缺的东西就相对显得昂贵,资本现在充裕了,我们有很多外汇储备。

什么东西相对的充裕,什么东西就相对的便宜。

而且,现在人民群众对经济增长发展的要求更高了,要求有很好的环境,要求有干净的水、碧蓝的天、安全的食品。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应当有新的比较优势,不应当逃避于劳动力便宜,不应当逃避于资源环境的压力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