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康乃馨“流泪”不止

币游国际游戏

2021-05-16

康乃馨,代表“感恩”“尊敬”“母爱”“慈祥”“祝福”。

儿女们多会在母亲节向母亲献上美丽的康乃馨,以表达对母亲多年养育之恩的感激之情。 然而,在谈论“母亲”与“母爱”话题的同时,谁又会想到“母亲”与“邪教”“悲伤”联系在一起?可恶的邪教不知伤害了多少母亲,让代表天伦之乐的哭泣”。 母亲的精神被邪教控制邪教残害信徒是从精神控制开始,而邪教组织的信徒又以女性为多,这众多女性往往都是孩子的母亲。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以“消业祛病”欺骗众多女性加入邪教,以“圆满升天”诱惑女性向往虚无缥缈的“法轮世界”,以“不二法门”束缚女性思维空间,以“形神俱灭”恐吓女性不敢离教,以“去情邪说”导致女性母亲与子女隔绝……“全能神”邪教教唆信徒用“神的观念”取代“人的观念”,颠倒好坏人标准。

要求信徒割断亲情,灭绝人伦,灭绝亲情,灭绝人性,抛弃一切,全身心爱“神”。

在16年前的“1·23自焚事件”中,作为母亲的刘春玲、郝惠君为着所谓的“圆满天国”带着花儿一样的女儿跑到天安门前自焚,其结果是生命的逝去和永远抹不掉的伤痕。 母爱是人间最无私的爱,然而对于15岁的刘文勇和他的妹妹来说,自母亲李秀芹痴迷上“法轮功”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种爱。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的康小娟,母亲在她4岁时开始痴迷“法轮功”,对她不管不顾,2002年,母亲为追求“圆满”跳楼自杀。 9岁的小学生戴楠不是死于疾病,也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追求“圆满”痴迷“法轮功”的母亲关淑云扼喉之手所杀!“全能神”信徒曾金梅为表达对“全能神”的忠诚,写下《断绝子女关系书》,毅然决然与3个子女断绝母子关系……这都是邪教侵犯人权、破坏家庭的有力证据。 邪教的歪理邪说彻底颠覆了社会公认的伦理道德,让众多母亲丧失了自主自强的能力,成了邪教任意摆弄的傀儡。 可见,让众多孩子遭受苦难的一切悲剧都是源于母亲被邪教精神控制。

母亲的生命被邪教褫夺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失去生命意味着失去一切。

李洪志称人有病是因为“业力”,求医不管用,得“消业”“清理身体”,并承诺:“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炼功能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 ”(《中国法轮功》,1994年6月版,第114-115页)于是,那些相信李洪志邪说的母亲拒医拒药,有病硬挺,靠“消业”祛除“业力”结果轻病拖重,重病拖死。 如,内蒙古乌兰浩特市的“法轮功”弟子陈淑华、湖北铁路系统的技术干部张丽君、湖北安棉集团王泉的母亲、河南省鹤壁市化工助剂厂职工翟青的母亲、内蒙古赤峰市李树森的母亲徐秀贤、四川成都市郊区龙泉驿汪琴的养母,皆因相信李洪志的“消业祛病”而拒医拒药,撇下子女,独赴阴曹。 可恨的是李洪志及其亲属有病勤往医院跑,打针、吃药、手术样样不落。 “法轮功”邪教害人夺命,其他邪教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能神”“门徒会”等邪教蛊惑信徒拒医拒药,靠信神、祈祷治病同样害死众多母亲。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岳村乡王新甫的妻子陈迷阁,在遭遇家庭不幸变故后,轻信谣言,加入“全能神”以寻求精神慰藉,不但没得到“神”的保佑,因拒医拒药,反而搭上了性命,使孩子失去了母亲。

四川省宝兴县大关镇供电所职工李惠的母亲王明芳,身患慢性肾病,但因痴迷“门徒会”拒医拒药,靠祈祷治病,导致肾功能衰竭引发尿毒症死亡。

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王涛的母亲崔兰英,因痴迷“全能神”,在2012年12月20日所谓的“世界末日”,悬挂老家的房梁上吊自杀。

“世界末日”成了王涛母亲的“末日”。 李洪志欺骗弟子,“生你的元神才是你的父母”“真正的父母在天上”,同时他还教唆信徒要看淡亲情,使信徒们认为,亲情是阻碍自己“圆满”和“上层次”的绊脚石。

在“法轮功”歪理邪说蛊惑下,许多母亲抛下了家庭,《母亲为“圆满”抛下俩孩子跳楼自杀》《“法身”没能保住我母亲的性命》《傅怡彬弑父砍母案》《刘海涛:我练“法轮功”害死了母亲》《与“师父”同名的李洪志差点杀了自己的母亲》等活生生的案例正是对“法轮功”的血泪控诉。

母亲的家庭被邪教毁灭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母亲是和谐美满幸福的家庭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然而,在李洪志的“去情说”“亲人过客说”“情魔有碍圆满说”“去掉天津市蓟县农民冯立凤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所迷惑,1999年3月投河自杀后,年仅12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失去了母亲,心灵受到极大伤害,学习成绩明显下降。

她的丈夫既要打工挣钱,又要照顾两个孩子,痛苦不堪。 冯立凤年迈的母亲每当想起女儿被“法轮功”害得性命不保,家庭破碎,就泪流满面。 “妈妈,您快回来吧——”身患绝症的天津市宁河县廉庄乡15岁少年刘文勇,向执迷不悟的妈妈发出真诚的呼唤。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在《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明确规定:“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自己肉体的前途,对自己家的事应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 ”并威胁道:“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

”在“全能神”邪恶教义驱使下,许多母亲抛弃了孩子,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网站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全能神”害我妈两度失踪》《“全能神”还我妈妈》《“全能神”,还我妈妈和两个姐姐》《“全能神”使我妈失踪了》《信“全能神”的母亲为何卖掉女儿?》《“全能神”成员李桂荣残杀幼女》等。

由此可见,“全能神”是泯灭亲情的罪魁祸首,在“全能神”信徒眼里,只有以邪教主为代表的“女基督”,而母子感情却早已消失殆尽。

母亲,多么伟大的名字,母爱,多么神圣的字眼,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爱。 记得美国诗人惠特曼曾经说过:“全世界的母亲是多么的相像!她们的心始终一样,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极为纯真的赤子之心。

她们爱自己的子女,胜过自己!”是谁让这些原本善良的母亲,一步步脱离家庭,走上了邪路?是谁把成千上万个家庭破坏,使众多母亲失去孩子,孩子失去母亲?又是谁,让那些原本倍受父母呵护宠爱的子女瞬间掉入地狱?残酷的现实进一步证明,邪教是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泯灭人性、侵犯人权的罪恶根源,就是这一社会“毒瘤”,使伟大的母爱蒙蔽,让无私的母爱丧失,“娘心”变“狼心”!。